貓柳春眠

常回来看看

回来康康

我开始喜欢这个cp的时候也是这样了…我觉得那是可以开启一个人的感情 这世上怎么会有事可以重来呢 能改换的是还没有到来的余生………这让我觉得、非常浪漫
类似于“去结婚吧拿着钥匙不要吸毒” 谁这么跟我说我可能表面笑嘻嘻心里想锤爆该人狗头 但是他对他说的话 我觉得能够是从胸腔出发又到达胸腔里
“以后都跟在我的身边吧 我会潇洒地走在前面 不会再哭了”

能够发声的招致复杂的误解 喉咙喑哑的又因此受到挤压

新年快乐!去摸摸了鹿

【瑞嘉】明日舟

发这边除个草吧


*


格瑞与嘉德罗斯由于不可抗的原因分隔两地很久了,他们之间隔着人群,天气,通讯,一点时差,和一条河。嘉德罗斯总是很想念格瑞,于是格瑞几乎每个工作假期都跨过河岸去看他。


两地没有动车也没有高铁,水路运输简陋但很准时,船票七块一张,每半小时一趟,一直到晚上十一点,格瑞起个大早到江岸等着。那条河流平缓宽阔,清晨与夜晚水面常常起雾,在江心时望两岸都是一线,嘉德罗斯平日比较忙,没有时间缓慢地消耗在路上,提前腾出空开车过去码头,船无声靠岸后,两人就在那碰面,数年如一日。

放在从前应该是像嘉德罗斯从来没别的事做死皮赖脸地追着格瑞,但确定关系...

小机场 我的心灵港湾

一月 


四五声之后电话被接起。


“敦君?”

中岛敦也同样熟稔地叫他,“太宰先生。”他的身边非常安静。


但他本人似乎并不安稳,太宰听到一声含着恍惚的疑问,夹杂喘息很轻易地推测出他正被业火烧灼。

中岛敦背靠墙坐着,面前放着一张复印件死亡报告,是太宰治所得到文件中的一份,半卷绷带,一双有烧灼痕迹的手套,一把枪。


“请问您为什么……不告诉我呢?”

太宰治望着被车灯拂过的雨丝,除去情色之外他听起来有点悲伤,“关于我的alpha……”


太宰治挂断了电话走进雨中,在路旁拦下一辆车,报了中...

必须弄点东西给这个号惨淡的后半年撑撑场面了(警惕

©貓柳春眠 | Powered by LOFTER